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池江璃花子:我不打算输

时间:03-29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61

池江璃花子:我不打算输

3月18日,在东京游泳中心举行的日本巴黎奥运游泳代表团选拔大赛上,曾两度出战奥运会的池江璃花子出现在了女子100米蝶泳的比赛中。此前的预赛,她游出57秒54的成绩,刷新了自己痊愈复出的个人最好成绩;随后的半决赛中她再进一步,以57秒03排名第一晋级决赛,也达到了巴黎奥运的参赛标准。在决赛中,她以57秒30的成绩落后于平井瑞希排在第二位,但凭借0.01秒的优势力压排在第三的松本信步,获得了巴黎奥运会100米蝶泳的参赛入场券。在取得巴黎奥运会参赛资格之后,池江璃花子激动地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:“我用四年的时间超越了15岁的自己。我要去巴黎了!我能去巴黎了!”池江是在自家浴池里出生的,某种意义上这或许注定了她的一生将与水为伴。池江璃花子受哥哥和姐姐的影响,从3岁时开始练习游泳,5岁时便掌握了全部4种泳姿。踏上游泳之路的池江,运动生涯前半段可谓是顺风顺水。2014年,还是中学生的她首次参加成年组的全日游泳锦标赛,虽然没能站上领奖台,但她是唯一一名进入决赛的中学生;而到了第二年,她先后拿下了全日锦标赛的50米蝶泳冠军和200米自由泳的季军,成为时隔19年来再一次实现这一成就的中学生,也首次代表日本参加世界游泳锦标赛,并且在世锦赛中助力日本队获得了4x100米和4x200米自由泳接力的参赛资格。当时的池江虽然年轻,但已然展现出不服输的气概,并且练就了强大的心理素质。她第一次参加世锦赛的选拔时,尽管在最擅长的100米蝶泳折戟,但她迅速调整,很快在剩余项目中获得了满意的成绩从而入围世锦赛名单。“第一天的失败是显而易见的,但我必须用‘好了,已经结束了’的情绪去转换心态。”还没满15岁的池江,在采访中有着一种超乎年龄的云淡风轻。但这绝不意味着她甘心失败,在选拔赛中,她以微弱劣势输给同门师姐持田早智之后,她流下了眼泪,“我游泳就是不打算输。”而这种心态未来会伴随着她走过竞技生涯的一道道突破与坎坷。在2016年的全日锦标赛暨里约奥运选拔赛上,池江参加了50米自由泳、100米自由泳、200米自由泳和100米蝶泳四个项目,都获得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,除此之外她还代表日本参加了4x100自由泳、4x200米自由泳和4x100米混合泳接力项目。初登奥运赛场就身兼七项,而她也不负众望,在女子100米蝶泳的比赛中获得了第六名的好成绩。这样的好成绩让她“松了一口气”,但也让她见识到了世界的广阔和对手的强大,面对和她同龄的冠军选手,她感慨,“真的只能说‘太厉害’来评价她,但我们都是人,只要足够努力,我为什么不会成为世界顶级选手呢?我想在东京奥运会上和她成为竞争对手。”池江在里约奥运的高光表现让整个日本对她充满期待,网友对她最多的评价是“4年之后更加期待”和“能在东京开花结果”,而她也充满了自信,在个人推特上发表自己的奥运总结称,“之后也会像以前一样相信自己做过的事情,全力游泳。一切都不要紧。”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,18岁的池江更是风头无两,她独揽50米蝶泳、50米自由泳和100米蝶泳、100米自由泳四枚个人金牌,还助力团队获得4x100米自由泳接力和4x100米混合泳接力金牌,六项赛事全部刷新赛会纪录,当仁不让地获得赛事MVP。6金2银,连续比了8项,疲劳可想而知,“金牌让我高兴,让我消除了一切疲劳”;在拿下第六枚金牌后,池江激动地高举右手,嘴里嘟囔着“成了”,在颁奖仪式上,她热泪盈眶,“我确实在努力。我想在比赛中增强自信,去接近舍斯特伦选手(瑞典的蝶泳名将)。”似乎在那一刻,东京奥运会的奖牌已然向她招手。可能在那之前,谁也不会想到有那么一天。2019年2月,正在澳大利亚训练,备战日本锦标赛和世界锦标赛的池江突然感到身体不适,于是紧急回国接受治疗,最终被确诊为白血病。这对池江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打击。虽然表面上她故作镇定地说,如果带着这样不舒服的状态去比赛也比不好,知道为什么生病了反倒松了一口气,但持续不断的发热、剧烈的头痛、因为药剂治疗掉光头发,这一系列为她带来的痛苦,比她想象中要困难百千倍。她暂时告别了心爱的泳池,也错过了高中的毕业典礼。2019年7月4日是她的19岁生日,很多人为她送上祝福,但身体不适的她连起身都是格外困难,自然也无力回应了。“如果说疼痛的最大值是10,那我的头痛大概是15左右”,池江回忆起那时的遭遇还是心有余悸,她一度有“活着真的很累,如果真的这么痛苦的话,那还是死了更好”的想法。但在最低落的时候,还是游泳成为了她的生命之光。“我很喜欢练习,也很喜欢比赛。虽然也喜欢看,但还是自己游泳最有趣。可能我无能为力,但我会争取早点治好,带着早点进入游泳池的信念行动起来。”有一天接受医生诊察之后,她说出了这样的话。她到底是生在水里的孩子,游泳之于她,就是“日常”。有了游泳,她就有了希望。“如果一件本该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再理所当然,那如果能再次做到这一点,就会感到非常幸福。”她觉得如果自己还能过上普通的生活,那可能都算是个“奇迹”了。她先后接受了长达十个月的住院治疗,出院后又经历两周一次的医院诊查。她没让心爱的泳池等她太久,2020年3月,出院三个月不到的池江,就重新回到了游泳池。但回到游泳池只是她的第一步,因为长期住院,原本身高体壮的池江体重直降10公斤,以前引以为傲的体力和肌肉力量几乎荡然无存。最开始恢复训练时,将头埋入水中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,昔日那些根本无法与她相提并论的对手,都成了她难以翻越的大山。无力感、不确定性、自我怀疑,这些是可想而知的。但正像她曾经云淡风轻地面对比赛结果一样,她再次展现了她的“大心脏”。“比起那些想游泳,但因为生病或不会游而游不了的孩子,我绝对是幸福的。只要我能再次进入游泳池活跃起来,那么我就可以给和我境遇相似的人带来勇气,把这样的使命感传递下去。”她反思了曾经一度说过“想死”的自己,“有这么开心的事情等着我,有这么深刻的经验,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会想到那样的事情呢?”池江原本赶不上东京奥运会,她决定重回泳池的时候说,参加不了奥运会,某种意义上也是极好的,因为可以彻底从获得奖牌的压力中解放出来;她似乎已经完全把这个看起来已然是既定事实的东京奥运忘在脑后,全力把目标瞄准到了巴黎奥运会,希望那时能“满血复活”。“回不到过去了,只能往前走。”可峰回路转,东京奥运会因为疫情延期一年,连池江自己也不禁感叹,这简直是天意的安排。留着短发,身材瘦削,一度让人都认不出的池江,在经历了一年多的复出训练之后,站上了2021年全日本游泳锦标赛的赛场。这一次她在自己最擅长的项目100米蝶泳上获得了冠军,再一次入选了东京奥运会日本游泳接力队的名单。在全日锦标赛结束后,她激动地说,“我以为自己获胜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。即使再苦再累,努力果然是有回报的事。”虽然东京奥运会她只出战了接力比赛,但世人已然看到她正在一步步地往前走。2022年的全日本游泳锦标赛,她先后拿下了50米蝶泳、100米自由泳、50米自由泳三枚金牌;2023年全日本游泳锦标赛,她以100米蝶泳冠军顺利拿到世锦赛的参赛资格。世锦赛前,她坚定地宣告,“假如不能晋级决赛,就不能证明我真的回来了”,而在主场观众的欢呼声中,她顺利拿到了50米蝶泳的第七名,虽然这远不能和她巅峰时期相比,但已然向世界宣告,那个曾经的天才少女仍然是世界泳坛不可忽视的一极。池江璃花子与张雨霏2023年下半年,在杭州,她第二次踏上了亚运会的赛场。上一次,拿下6金2银的她独占鳌头;这一次,成绩并不耀眼,但在经历了严重的疾病之后,她心中所想的,唯有享受久违的亚运会,向世界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。这次的选拔赛,池江在100米蝶泳比赛中以0.01秒的优势险胜排在第3的对手,时隔两届奥运会再次获得了奥运会个人项目的参赛资格。但是她对此相当冷静,“如果我慢了0.01秒,我可能就不能去巴黎了,我一直在回想这个事情。”事实上,池江不只参加了100米蝶泳,还参加了50米自由泳。她在50米自由泳比赛中获得了冠军,但因为她的成绩(24秒88)没有达到奥运会的派遣标准(24秒55),无缘直通巴黎奥运会。池江璃花子与奥运选拔赛100米蝶泳冠军平井瑞希比起100米蝶泳入围奥运会的欣喜,池江在自由泳赛后略显失落:“整体上没有一场好的比赛,我付出了这么多努力,却没有获得自己满意的结果,即使能去巴黎,我也有些不开心。”池江是一个内心很“矛盾”的女孩,有时的她很“轴”,会因为哪怕离预期只差一点点都心有不甘;但有时的她又会始终怀揣希望和自信,仿佛一切过去的坎都不是事儿。“那就从头再来吧,我能用几个月的时间恢复到现在,那我在巴黎之前的几个月也能更加努力,变得更强。我要为了不输给自己而努力。”资料图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