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知否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,她的恩威并施,才是“贤”妻的典范

时间:11-2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67

知否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,她的恩威并施,才是“贤”妻的典范

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的人物解读第一百一十八期:原著一直围绕着古人的婚嫁和人情世故,开展故事。为保夫家前程丧命的大邹氏,似乎是“贤妻”的典范。可是,当她与真正的贤妻相比的时候,才发现,大邹氏从一开始就错了。01原著中,英国公嫡女张桂芬嫁给国舅爷沈从兴做了填房后。张桂芬的小姑子小沈氏一直对张桂芬不满,她还曾对明兰吐槽张桂芬:“不是我小心眼,见不得她好。而是她也太高傲了!我知道,她是瞧不起我们沈家!她英国公张家是名门勋贵,是开国柱石,她给我哥哥做了填房,是天大的委屈!”可是,张桂芬被小邹氏推倒,早产惊动了帝后后,小沈氏怕了。明兰安慰小沈氏时,还宽慰她道:“你也是惦记着前头那位嫂嫂,才会这般厚待邹家,怨不得你。”这时,小沈氏哭着说出了实情:“我不是因前头嫂嫂才厌恶如今嫂嫂的!我故意待邹姨娘好,是因为在我们来京城之前,张家已和郑家在议亲了,因先皇过世才耽搁。相公原本要娶那张氏的!”每每读到这里时,小仙儿都觉得, 大邹氏只是对做姑姐的八王妃上心,对于小姑子小沈氏,她似乎并没有那么关心。近日,小仙儿翻看原著中几个典型“贤妻”时,才突然惊醒。真正的贤妻当如郑大夫人,不仅用自己的美好品德让众人信服,还懂得恩威并施。为夫家的前程做出最佳的规划。02出身就是王者的郑大夫人,她家风极正。郑大夫人也是小沈氏的嫂子。不过,她是小沈氏的婆家的嫂子。原著中,郑大夫人出身于高德厚望的宿族世家,素有美名,先祖中有人配享太庙,忠烈祠里供着她家的祖叔伯父,全国的贞洁牌坊叫她家占了一成。相比之下,小沈氏的娘家嫂子大邹氏,被郑大夫人甩了几条街。邹家是普通书香门第,大邹氏的祖父是县令,几年前过世了,大邹氏的父亲是举人,性子弱,没主张,大邹氏的母亲又去得早。最后,大邹氏的兄嫂想拿她攀高亲,是她自己硬嫁到沈家来的。小沈氏也曾说郑大夫人娘家的家教:“轻生死,重礼法,她真性情确如此,赔上性命也有数。”而邹家人呢,先是瞧不上沈家,想拿大邹氏攀高。待沈家姐弟一个成了皇后,一个成了威北侯后,又怕失去这泼天的富贵,急吼吼的把小女儿嫁入沈家为妾。光是三观正的家风,郑大夫人就甩大邹氏几条街。03同样在婆家经营,一个做到内外心服口服,一个却用性命博得美名。其实,每次读原著时,都觉得大邹氏这个人,被过于美化了。其一:两位贤妻,对待夫婿的兄弟姐妹,是有区别的。郑大夫人进了郑家的门后,孝敬公婆,抚养幼弟。小沈氏的夫婿小郑将军,把郑大夫人这位大嫂,当母亲般敬重。大邹氏进了沈家门后,只一味的关照还是八王妃姑姐。为了给姑姐宽心,她时常去八王府,与姑姐聊天。而夫婿的妹妹小沈氏,对大邹氏并不亲近,而是八王妃一手带大的。其二:两位贤妻,一位是内外皆有助力,一位却是孤军奋战。郑大夫人的婆婆郑老夫人身子孱弱,所以,郑大夫人生儿育女,操持家务,阖家和美。小沈氏刚嫁入郑家时,经常缠着夫婿小郑将军带她出去游玩。郑大夫人就说了她几句“谨守妇德,不要影响夫婿办公”,就惹怒了小沈氏。随后,小沈氏跑进皇宫,跟皇后姐姐告状了。目的是盼望由皇家出面,杀杀长嫂的威风,她好过得舒坦些。只可惜,小沈氏前脚刚告状完毕,后脚郑大夫人就自请下堂,还言道‘妾身卑微,不足为沈氏长嫂’。这可把年迈的郑老夫人吓得散了一半魂魄,当即挺着病弱不堪的身子,披挂上全副诰命穿戴,去宫里请罪讨饶。而舆论一边倒向郑大夫人,就连朝中的言官御史都写好了弹劾的折子。最后,小沈氏被两宫太后,皇后娘娘和哥哥训斥完毕,发送回夫家,只看到公婆脸色不悦,连带夫婿小郑将军都不爱搭理她,只向兄嫂告罪。再来看看大邹氏。她确实做到了八王府和自己家一把抓,有时间还帮扶相邻,悯恤穷苦,得了不少美名。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大邹氏也是如此。小仙儿曾对大邹氏出过一篇单独的讲解。其中,特意提过,原著中,小邹氏害张桂芬早产后,不是明兰为皇后出谋划策。真正为皇后出谋划策的,是她身边的谋士。闻到皇帝要申斥沈家的消息后,立刻让皇后放下身段,去凤冠,脱凤袍,素服跪在乾清宫门口请罪,只说‘管束娘家无力,都是臣妾罪过’。可见,皇后娘娘不缺谋士。落魄的八王府,连蜀王家的太医都瞧上。却也有谋士为不受宠的八王爷登上皇位,做谋划。只是,大邹氏活着的时候,并不给皇后身边谋士机会。皇后生大皇子时,找不到奶母,她放下亲儿,进八王府哺育侄子。八王妃和孩子们莫名其妙的生病,大邹氏不顾自己即将临盆,又入府亲自照料。在古代,王府内,是有下人的。她完全可以使唤八王妃的心腹。可大邹氏凡是亲力亲为。最后,一命呜呼。顾廷烨曾对明兰说过:“皇后娘娘还是八王妃的时候,对这位邹氏夫人是言听计从。”这段话,在小仙儿看来,就是一个笑话。能在王府工作的人,都是人精,他们瞧出来大邹氏凡事大包大揽,她又是八王妃的弟妹。所以,这些谋士宁愿选择平庸,也不想抢了大邹氏的风头。而大邹氏爱出风头这件事,她小女儿的奶嬷嬷就曾说过:“你娘命苦,生来是操劳的命,一辈没享过几日福。做闺女时,老爷性弱,没主张,贤惠的老夫人又去得早,兄嫂想拿她攀高亲,亏她硬是嫁了过来。跟了你爹后,又里里外外的操持,家里王府哪出不寻她?!我那老姐姐也劝过你娘保重身子。可你娘十几年来早惯了事事亲为,要强出头,这秉性怎么改得了!”有句俗话说得好“良言难劝该死鬼,慈悲不度自绝人,神仙难救无命客,阎王专收遗恨人”。大邹氏不仅孤军奋战,难得有人对她说了肺腑之言,可她却当耳旁风。如此一比较,大邹氏的“贤妻”,只是一味争强好胜出风头。而郑大夫人是该出手才出手,还是打蛇七寸,一击毙命。04真贤妻,是恩威并施的“彪悍”,而不是留下“烂摊子”给夫家的短命女人。小沈氏进宫告状,被郑大夫人反将一军,让小沈氏领略到了郑大夫人的“威”。不过,郑大夫人没有为难小沈氏,还提点她应酬礼节,不叫言行举止出错,免得外头闹笑话。在外头更是护着小沈氏,还摆出了一副“我家的弟媳妇,我们自家会管教,轮不到外人说三道四”的架势。曾经有人笑话小沈氏礼数不周,上不得台面,她当众便放下脸,甩袖而去。时间长了,连皇后都心生敬佩,对着小沈氏耳提面命,让她要惜福,让她要规规矩矩,听她嫂子郑大夫人的话。大邹氏能成为姑姐身边第一人,又能在仕途上,给予夫婿指点,无非是吃透了沈从兴的性格。大邹氏心里明白,倘若自己过世,娘家定然会缠上沈从兴。可那时候,她的身子已经掏空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从兴。于是,大邹氏过世后,邹家为了保住富贵,把小邹氏塞过来做妾。就连顾廷烨都劝说沈从兴:“爱之适以害之,沈兄若真是为邹家好,就不该再放纵下去。如今是保住了性命,可总有你护不住他们的时候。”如果,大邹氏把对八王妃的上心,分一点回去震慑娘家,估计,邹家人会老实一些。或者,大邹氏拿出一点照顾姑姐和侄子们的时间,留一封短信,教沈从兴如何待她娘家人。那么,大邹氏儿子不会是个“扶不起的阿斗”,大女儿不会为了攀高,嫁错了人。05最近网上有一个很火的视频,在年初的时候,策划了一年要存多少钱,要有多少事情要做。可是,到了年尾,只能说“有命,活着就好”!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不管你要做什么,前提都是“有命”。郑大夫人在某种程度上,是彪悍的。因为,她的事情,能够让后宅和朝堂上引起联动。而郑大夫人也是真的“贤”,管家理事,生儿育女。哪怕对于想给自己下马威的弟媳妇小沈氏,她也是真的疼爱。小沈氏孕期受到惊吓,生了女儿后,可能再不能生,郑大夫人不知说了多少安慰的话。她还对着盛明兰说:“这孩子打小父母缘浅,如今只盼着上天保佑,叫她儿女福泽厚些。”再来看看大邹氏。她一心护着的皇后,却责罚了小邹氏;她的孩子婚姻受到了邹家拖累……大邹氏是护住了夫家前程,却也留给了他们一堆烂摊子,不仅沈家后宅不宁,朝堂上都是弹劾沈国舅和投诉邹家的奏折。顾偃开曾教育顾廷烨“身正形直,不能拒天地间之鬼魅侵袭”,这一点,郑大夫人做到了。所以,她不可撼动。而“妻贤,夫祸少”这句话,更适合郑大夫人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