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字节收紧,从“降薪”开始,高绩效员工怒了

时间:01-29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29

字节收紧,从“降薪”开始,高绩效员工怒了

出品|科技《态度》栏目作者|闫妍编辑|丁广胜字节跳动的员工怒了。近日,字节跳动薪酬再调整,更新了绩效和激励政策。字节称,变化主要方向是:加快期权归属节奏,加大激励力度,让绩效好的员工获得更好的回报。其中,字节跳动产品线薪酬再调整,由此前的18薪调整为15薪,总包不变,以此为计算,月基础薪资变相提高约20%。然而,在各大社交媒体上,字节员工却“哀嚎”一片,不少字节员工都发现,自己的工资收入,相比以往有着不同程度的减少。“换种方式降薪罢了。”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告诉《态度》栏目,这其实一种变相的“降薪”,因为期权不能立即售卖,再加上离职后售卖期权要打上个8折。据了解,字节跳动的年终奖周期为当年度3月1日至次年2月底,结束期内在职员工均有年终奖,通常研发技术为3个月,产品为6个月。因此,此次字节薪酬再调整,受到波及最大的是产品经理序列的员工。他讲,尤其对高绩效的员工而言,15薪资“撑死”这点让很多人感到愤怒,立马到手的大几个月年终奖金,现在要等两年按期权发放。“等于要和公司绑死,想跳槽的只能打消念头,你想要(期权)全部归属就只能留下来继续卷。”但也有字节员工表示,“高base是好事情,能快速直接到手的更实际,现在还能有激励的公司已经不多了,且行且珍惜。”一、字节跳动多次变相“降薪”“如果想要涨薪的话,直接在现有体系下进行涨薪调整就好了,为什么还会搞得这么复杂呢?”“没有被激励到,反而想要躺平了。”1月18日,字节跳动发布全员邮件,更新了绩效和激励政策。但在各大社交平台上,不少员工都在表达了吐槽和不满。不少员工发现,他们并没有那么容易拿到公司承诺的未来期权,甚至最后算一算到手的钱还不同程度减少了。这种变相“降薪”,在字节跳动发生了不止一次。2021年7月,字节跳动在内部宣布,将从8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,8月开始有需求的团队和个人,可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。大小周是互联网公司或公开或隐秘的一种上班方式。一周休息一天,下一周休息两天,如此循环往复。如此算下来,一年比正常工作日多上20天班,几乎相当于每年多上1个月班。取消大小周这件事,当时在字节内部就产生了两极化的声音。一方认为这是对加班文化的动摇,是对年轻人的减负。在高强度的工作下,即便年轻的身体,也出现了吃不消的情况。但在当年6月的字节例行OpenDay上公布的调研结果,字节公司内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取消大小周,还有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,两者数量相当。这部分员工反对的原因也很简单,就是希望多加班、多挣钱。当时字节跳动员工在各大社交平台上“一片哀嚎”。有网友发帖称:“大小周没了,每个月工资少了六千怎么办,还要交房贷。还有人称,“有生之年终于等来了字节跳动的普调,全体员工普调降低了17%。”甚至有员工计算得出,取消大小周会损失一年近10万元的收入。关键是取消大小周后,原来的工作量还是那么多,甚至随着字节这两年的加速发展,强度更大了,加班文化反而愈演愈烈。“平均下班时间是11点,干到12点、凌晨一两点也是常态,最狠的一次当天中午说有紧急项目,找个会议室直接封闭开干,出来后天都亮了。”一位字节离职员工告诉《态度》栏目,“活真的干不完,加班申请还很难审批通过,这种是提升业务能力积极自驱造成的加班,不属于加班范畴,所以就是默默干但领不到加班费。”在他看来,在字节跳动工作的年轻人,绝大多数都是看在高薪资才选择在这个地方继续“卷”。这也是为何字节每次薪资调整,内部反应都非常的剧烈。“大家的快乐太少了。”二、业务收缩,主动“收紧”2023年12月初,字节跳动被传开启新一轮期权回购计划,拟以每股160美元的价格从投资者手中回购约50亿美元期权,每股价格与11月那一轮员工期权回购相同。按照这个回购价换算,字节跳动的估值大约为2680亿美元。要知道,这个数字仅仅次于腾讯集团,超过拼多多,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第二大互联网企业。有人计算,根据字节披露的部分财务数据,其利润其实早就已超过腾讯、阿里。但风光无限的字节跳动,其实这两年一直在主动“收紧”,游戏、VR、教育、医疗等业务相继进行了大规模的收缩。梁汝波去年3月,在字节跳动召开11周年线上直播年会上的发言,已经定下了字节跳动这一年的工作基调:砍掉不必要的项目,全力支持核心业务的增长。“最近一两年我们的领先不明显了”,“要加强基本功”。2月初,线上医疗问诊平台小荷健康被传将关停APP,相关功能转移到抖音。字节方面的回应是小荷团队并未并入抖音,只是业务线向抖音靠拢、负责抖音医疗垂类内容运营工作。4月28日,小荷健康终止了所有病友群、官方企业微信账号的运营。11月初,字节跳动将“动刀”目标瞄准VR品牌PICO。11月7日早上10点,PICO在全体员工大会上宣布大裁员。对此次裁员的原因,PICO CEO周宏伟表示此前对市场判断有所失误,VR行业处于非常早期的状态,且行业和市场的发展并没有那么乐观。2021年8月,字节跳动以90亿收购 PICO。2022年,PICO发布消费级VR新品PICO 4,张一鸣亲自出席为其站台。当时,PICO成为了字节跳动内部P0级项目,资金、内容、人才等层面的支持不断加码。但面对VR行业整体遇冷的现状,字节跳动对其也是斩钉截铁的“下手”了。11月底,字节开始收缩游戏业务,朝夕光年的发行部门和部分研发部裁员约700人。据多家媒体报道,字节跳动官宣旗下游戏业务,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,对于还未上线的项目,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,均会关停。在此之前,字节跳动对于游戏业务的扶持有目共睹。例如,朝夕光年的游戏《星球:重启》,有媒体报道,仅这款游戏投入规模就在10亿元左右。但这款游戏发布后,反应却是平平,远不及市场预期。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收缩得更早。2022年2月18日,字节跳动大力教育的四大在线教育业务发布了停运公告。大力教育CEO(首席执行官)陈林曾经表态说,三年内每一年都是巨额的投入,并且没有盈利预期。字节跳动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聚焦,保证主营业务信息平台与电商的“强战力”。2023年,电商市场竞争格外焦灼,但抖音电商仍取得了令业内瞩目的好成绩。抖音电商发布2023年总结显示,“近一年平台GMV增幅超80%”,“过去一年商城GMV同比增长277%”。要知道,2020年才正式发布抖音电商品牌,2022年就实现了GMV破万亿元。如果按照80%的增幅估算,2023年抖音电商的GMV或已超过2万亿元,甚至逼近3万亿元,市场份额正无限接近拼多多和京东。对于字节跳动正在收紧的原因,有声音表示源自于其IPO受阻。在过去几年里,一直有字节跳动上市的消息,但也面临越来越多的阻力。有分析认为,字节跳动首次公开募股(IPO)计划遇到障碍,监管因素和海外市场的审查力度加大都可能是重要原因。该公司似乎并没有为回购股票或寻求公开上市设定明确的最后期限。在2021年,字节跳动估值4000亿美元。而在今天,字节的估值大约为2680亿美元。三年时间,估值几乎跌掉了一半。面对现实,字节从去年开始有意进行战略性收缩,其实并不让人意外。本文系科技原创报道,更多新闻资讯和深度解析,关注我们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